張維迎:改革必須有理念和歷史責任感

2011-09-21 17:24:20閱讀:1559次

[陳有西按]《建國三十周年決議》座談會的內容,《胡耀邦研究網》基本上已經將發言人的自校稿全部發齊了。墻里開花墻外香,海外好評如潮的同時,國內門戶網站則不斷地刪貼屏蔽,只有一些比較有實力的學術性網站還能夠找到。


    張維迎的發言我那天會上就用微博直播了幾個要點,包括講浙江省老省長沈祖倫的那段。其實沈還有幾個更為精彩的人生瞬間,如1989年主動為別的高官挑責任,以及給中央多次上書要求取消紀委違法偵查。見他的《直言錄》。張維迎講鄧小平決策高考那一段,我當時沒有轉播,因為對于我們77級的大學生來說,這個故事已經是公知的了。因此不管鄧后期做了什么,那個決定是值得中國我們這一代大學生永遠感激的。


    現將張維迎親自審訂過的發言轉發。其他人的文章可以見下面的鏈接。



 


 


改革必須有理念和歷史責任感

 

 

http://www.hybsl.cn/zt/jinian30/30/2011-09-20/26919.html 

 

 

作者:張維迎 


 時間:2011-09-02 


  來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第一點,我講一下執政黨和執政黨領導人的理念和歷史責任感問題。三十年前之所以能出現這個《決議》,是當時的領導人鄧小平、胡耀邦他們有一個理念,有一個遠景,怎么改革這個國家的體制,使這個國家更好。有什么樣的理念,就干什么樣的事;干什么樣的事,就用什么樣的人。我曾讀到一個故事, 1977 年鄧小平決定恢復高考,但當時的教育部領導有抵觸情緒,告訴鄧小平說高考非常復雜,今年搞不了。小平同志說,你們看看,如果你們能搞得了你們就搞,你們搞不了的話,我知道誰能搞得了。然后這個問題就解決了。今天還有這樣的現象嗎?沒有了。我還知道一個故事, 1988 年浙江省省長叫沈祖倫,中央已經找他談話讓他接任省委書記,但他對中央領導說,我這個人的特點適合當省長,不適合當省委書記,還是讓我繼續當省長吧。今天我們可能看到這樣的現象嗎?不可能了。那個時候有一批有理念、想干事的人。 


  我們國家現在氣質發生了變化,好像處于亞健康的狀態,只有想當官的,沒有想干事的人;只講關系,不講是非。我覺得政治家與公務員是完全不同的,政治家應該有理念、有理想,想干大事,想名留青史。公務員是循規蹈矩地做事,以不出錯誤為原則。從中國的歷史和各國的經驗看,政治家不能從公務員中按部就班地培養出來,杰出的政治家通常是橫空出世。我們現在的體制是,各級領導人都是從公務員體系出來的,公務員經過很多次加工之后慢慢已經不可能有思想、有理念了。所以這是很大的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中國未來麻煩大了,麻煩大了就是你遇到重大的事情的時候,很難按照理念做決策,這是很危險的。 


  第二點,我覺得必須重新認識歷史。我們現在所看到歷史。絕大部分不真實,甚至是偽造的歷史。金融危機之后大家突然看到中國的國際地位這么高,去年的 GDP 已經超過日本,是世界第二。但是如果我們重讀一下真實的歷史,中國現在的國際地位絕對沒有超過 1945 年在國際上的地位。最近朱民被任命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副總裁,被認為是中國國際地位提高的象征,但那個時候中國就是聯合國的四大創始國之一,也是許多國際組織(包括 WTO 的前身 GATT )的創始國,我們是 G4 成員,現在我們連 G8 都不是。所有那些西方帝國主義國家強加給我們的不平等條約都在那個時候廢棄了。 


  我想說,我們看這個歷史,歪曲的太大了。一個國家的人民對歷史本身的認識是扭曲的,這很可悲。如果你不能徹底否定“文革”,中國人的靈魂永遠不可能是干凈的,套在中國人頭上的枷鎖就永遠不可能廢除。而要徹底的否定“文革”,你就必須要說出“文革”的事實,允許出版、發表這些事實,讓大家都知道。現在這個問題在《決議》三十年之后還沒有解決,我覺得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們今年紀念《決議》三十周年應該是很興奮的,但是我覺得今天這個三十周年心情不是很好。 


  第三點,我覺得現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真正落實《憲法》。按理說,憲法是一個國家的根本大法,是最重要的法律,但在我們國家,可能最不重要的法律就是《憲法》。比如說,你可以引用其他法律條文來打官司,但不能引用憲法打官司。我仔細看了一下我們的《憲法》,感到真正得到落實的只有一條,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其他條款,或者根本沒有落實,或者形式上落實了,實質上沒有落實。如果確實沒有辦法落實,就應該修改憲法,去掉它,否則,就失去了憲法的權威性。我們國家的很多法律書面上的東西蠻不錯的,問題是沒有真正落實。如果后人寫歷史都按照文本版本寫書的話,歷史就會扭曲的。如果我們真正落實了憲法,用十年、二十年的時間,我覺得中國就可以成為一個真正的法治國家。所以我呼吁我們國家應該開展一個落實《憲法》的運動。 


  最后一點,目的與手段的問題。我們人類最容易犯的一個錯誤就是把手段當作目的了。比如說賺錢本來是手段,是為了活得幸福,但是許多人賺著賺著就把賺錢當成了目的。我們是不是在很多方面都犯這個錯誤?是的!黨的領導也好,社會主義也好,都應該是讓人民幸福的手段,不應該是目的。如果是手段,你就可以按照給定的目的來評價不同手段的優劣。但如果把手段當目的,你就不能用一種手段評價另外的手段。比如說,如果出行是目的,你可以評價究竟是坐火車好還是乘飛機好。但如果你把火車當作目的,所有其他交通工具就都是不好的。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問題。 


http://www.hybsl.cn/zt/jinian30/30/2011-09-20/26919.html



紀念歷史決議30周年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  

    

  紀念《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通過...  

    

  胡德平:學習歷史決議的若干體會  

    

  內地召開紀念《歷史問題決議》發表30周年座談會  

    

  高尚全:行政主導還是市場主導?  

    

  宋曉梧: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方向  

    

  陳有西:在新的起點上思考我們的改革開放  

    

  王貴秀:粉碎“四人幫”是偉大歷史轉折的起點  

    

  黃方毅:新民主主義“1.0”版就是兩個字:憲政  

    

  楊繼繩:不能面對歷史的民族是沒有未來的  

    

  張維迎:改革必須有理念和歷史責任感  

    

  郭道暉:實現由革命黨到憲政黨的轉型,建設憲政社...  

    

  雷頤:要和遺忘作斗爭,才能徹底否定“文革”  

    

  于建嶸:對當前中國的問題及未來發展方向應有明確...  

    

  吳思:評價《決議》要站在歷史的高度  

    

  齊翔延:直面文革:讓歷史的悲劇以歷史的進步來補...  

    

  張劍荊:改革要有直面現實的勇氣  

    

  何兵:改革要有新思路  

    

  蔡霞:堅守《歷史決議》底線,建設民主法治國家  

    

  沈寶祥:歷史地看《歷史問題決議》  

    

  王海光:改革的底線已發生了動搖  

    

  姜維:重建私營企業是“中國邁出的一大步”  

    

  馬立誠:在舉什么旗的問題上我們面臨挑戰  

    

  張勝:用歷史的眼光回顧歷史 用歷史的擔當直面今...  

    

  張木生:以發展的新民主主義解決新問題  

    

  王長江:改革要有那么一股精氣神  

    

  周為民:轉向生路的奠基之作  

    

 


夜夜色-夜夜干-夜色快憣